《除暴》从剧本到剧情都“咬死不放”

发布时间:2020-11-27 11:11   来源:新京报  

  刘浩良自编自导,王千源,吴彦祖主演的电影《除暴》于11月20日全国上映,影片讲述了刑警钟诚等人对以张隼为首的悍匪咬死不放,带领警察小队破获系列惊天劫案的故事。

  为了还原内地90年代的破案过程,中国香港导演刘浩良看了大量相关纪录片,演员拿枪的动作都必须接近那个年代,让观众相信银幕上的故事。而在时代氛围的营造上,他没有使用廉价俗套的流行歌曲,“一首都没有”,而是通过场景,道具等环境的营造让观众有代入感。对刘浩良来说,最难的是既让观众相信这个故事,又要做一个商业类型的警匪片,在真实可信与好看刺激之间寻求一种平衡。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导演刘浩良,请他讲述如何在内地拍出一部好看的警匪类型片。

  对劫匪“咬死不放”的警察团队。

  前 期

  警匪都是枪迷故事初稿被毙

  2017年底,监制韩三平想拍一部上世纪90年代的内地警匪片,找到英皇电影公司的导演刘浩良,问他有没有兴趣。对于出生于中国香港的刘浩良来说,拍一部内地警匪片,这件“没做过”的事情令他特别兴奋,便一口答应。韩三平跟刘浩良讲,这部戏最重要的,就是要让观众能够相信。

  刘浩良花了大概一个月时间,把能找到的那个年代的纪录片,新闻报道都看了,2018年1月写完第一个故事梗概——北方一个很爱枪的贼,不停抢劫,抓他的是一个老刑警,同样研究枪很多年,两个对枪很痴迷的人,一正一邪,最后决斗。韩三平看完后说,这个没法搞。刘浩良就换了一个故事,讲一个犯罪团伙跑来跑去抢劫,与他2015年的导演处女作《冲锋车》题材类型相似。

  找资料的过程让刘浩良特别兴奋,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纪录片,有一个差不多三个小时,从劫匪犯案之后警察到现场,被抓之后接受审问,再到之后出庭都被摄影机记录下来,特别精彩。劫匪被枪决之前有一段话,因为是方言,刘浩良听不懂,发给英皇的同事,帮忙翻译成了普通话,听完后觉得真实而震撼。

  真 实

  还原上世纪90年代场景

  《除暴》中很多场景都是还原自上世纪90年代的影像资料。很多纪录片中,枪战爆炸之后,现场会迅速出现很多围观群众,“真的多到你不能相信,比现在片中的人还多”,刘浩良很纳闷,为什么老百姓的好奇心都这么重,发生爆炸后,先是跑掉,没事之后又围上来,再爆炸,又跑了。拍摄现场,刘浩良在镜头表中会提前写清楚,每场戏有多少人,不然会乱,真的会有群众过来看热闹。

  片中有场广告招牌掉落的戏,正好砸中企图逃跑的劫匪的车。这是刘浩良从之前的一个新闻中借用来的场景,说是有一个很像一柄刀的招牌广告,不知道什么原因掉下来砸到一辆车上。刘浩良觉得有趣,就跟动作指导研究,将这个画面加到片中。

  片尾吴彦祖饰演的匪首张隼被枪决的戏,被导演形容为“应该是电影里面枪决戏还原度最高的”。枪决现场,武警,公安,医疗人员,车辆的数量,数字都是准确的,包括怎么把犯人从车里推下来,都基本还原真实情况。唯一不准确的,就是枪决现场不止一个犯人。

  风 格

  在真实与好看之间寻求一种平衡

  刘浩良表示,拍摄《除暴》,解决监制韩三平所说的真实性问题,并不太难,只要有足够的资料收集,是做得到的。最难的是既让观众相信这个故事,又要展示出一部警匪片优秀的商业元素。

  在内地拍警匪片,不可能把车开进地铁站,观众会觉得不真实。如果太真实的话,又不够精彩。有的内地犯罪片不紧张,有的香港警匪片又太夸张,刘浩良做的最多的功课就是解决这个问题——在真实可信与好看刺激之间寻求一种平衡。

  关于劫匪抢劫时戴什么,剧组研究了很久。想过丝袜,但让吴彦祖戴着丝袜抢劫,不好看,感觉是综艺节目,最后选择了粗布面罩。美术道具部门在设计面罩时,既要戴上好看,又要让演员在演戏的时候舒服。每个演员都是戴上面罩之后,再去剪眼睛,嘴巴上的洞。并且,每个面罩上都有画的不一样的粤剧脸谱,原来剧本中,刘浩良写到过张隼的过去,他父亲在广东是唱粤剧的。

  刘浩良说,这部戏最难的不是制作问题,而是像设计面罩那样,将服装,动作,表演等各元素都考虑在内,寻找它们的平衡点。

  片中一场警匪枪战戏,一名中枪的警察,牺牲前拉开劫匪的后车门,抢劫的钞票散落一地。按照港式警匪片的拍法,这场戏应该先拍一个中枪警察的特写,慢镜,再拍每个人的特写,最后大家一起哭。刘浩良当然知道这种拍法,但他不想煽情,不想让观众特别投入进哪一个角色,始终让摄影机和角色之间保持一定距离,他的动作戏基本没有特写镜头。刘浩良对手持摄影是很抗拒的,看这种戏会晕。《除暴》中只有一个手持摄影镜头,主要原因还是环境太窄,机器进不去。刘浩良不确定这种拍摄方式能否成功,但他觉得,这就是内地犯罪片和港产警匪片之间的那种风格。

  穷凶极恶的劫匪团伙。

  感 悟

  从编剧游乃海身上学到“咬死不放”

  刘浩良最近一直在追综艺节目《演员请就位2》,导演尔冬升作为导师在节目中以辛辣点评被大家关注。刘浩良看完觉得很亲切,他早年在尔冬升创办的无限映画公司参加了几年“编剧请就位”,同样被骂了几年,“他骂的那些话,我都听过”。

  写剧本时,尔冬升要求剧本不能有错别字,否则扔进垃圾桶,所以刘浩良现在的剧本很少有错字。刘浩良现在的剧本写作方式算是从尔冬升那里学来的,前期要做大量的资料收集。给尔冬升筹备《枪王之王》(2010)时,涉及实战射击比赛,那时候香港没有,刘浩良就跑去澳门,在那看了两周的实战射击。

  2015年,刘浩良为杜琪峰执导的《三人行》做编剧,经历了“人生中最可怕的3个月”。杜琪峰的工作方式是,每天上午10点开拍,拍到晚饭前,明天拍什么,不知道。制作要配合创作,编剧必须想清楚人物是怎样,才能开拍。但演员不拿着剧本表演,就没法确定那个变化是什么,所以每天编剧都会根据演员的表演改剧本,研究明天应该发生什么事情。每天收工后,杜琪峰会叫编剧一起吃晚饭,一吃就是4个小时,刘浩良都不敢去吃,回去写剧本,跟编剧游乃海(编剧代表作《枪火》《暗战》《毒战》等)一起聊,“我讲了前一个小时,他都没反应,都在思考”,刘浩良和游乃海连续聊了3个月之后,游乃海说了一句让刘浩良一生都忘不了的话:“还没想够”。刘浩良很惊讶,他听过没吃够,没玩够,从来没听过还没想够。

  做了20年编剧,什么麦基编剧技巧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“咬死不放”,这4个字就是刘浩良从游乃海身上学到的。刘浩良将这句台词放在《除暴》中,王千源饰演的警察斩钉截铁地对劫匪吴彦祖说出了这四个字。

  吴彦祖在片中的“摇滚范儿”造型。

  吴彦祖演匪首张隼

  “这个贼要很帅”

  在《除暴》中,多以儒雅帅哥形象出镜的吴彦祖饰演匪首张隼,不但狡诈凶悍,外表也走狂野“摇滚”风格。刘浩良很清楚,吴彦祖对于帅这件事其实已经没有感觉,这次在造型上要不一样。如果吴彦祖什么造型都不做,观众也肯定会质问:“那么帅的人为什么会去抢劫?”

  刘浩良写完《除暴》剧本后,发给游乃海看,游乃海看完第一反应是,这个贼要很帅。

  为《除暴》选警察和贼的时候,刘浩良第一反应是,他们必须是同时能演警察和贼的人,因为最了解警察的贼和最了解贼的警察才是最厉害的对手。王千源在《解救吾先生》中饰演的悍匪华子令人过目不忘,而吴彦祖凭借《新警察故事》中的劫匪让他拿下金马奖最佳男配角,两人完全符合导演要找的“双雄”。

  定下吴彦祖后,刘浩良问游乃海,够帅吗?游乃海说,还行。

  结尾刑场的惊恐崩溃镜头。

  造 型

  摇滚范儿,肌肉感,剃光头

  对于吴彦祖在片中的造型设计,刘浩良参考了玩摇滚乐的人。1994年,窦唯,张楚,何勇等内地摇滚歌手在香港红磡开了一场演唱会,震撼整个香港乐坛,也给刘浩良留下很深的印象,就把摇滚乐人的感觉放到片中的贼身上,一开始留着长发,后来长大就剪短了头发。

  《除暴》结尾澡堂那场打戏,需要赤膊上阵,刘浩良对两位主演提了一个很奇怪的要求:练成90年代的肌肉。他不希望这场打戏变成“雷神对战美国队长”,今天人们健身都有营养粉,蛋白粉,肌肉有雕塑感,和90年代的肌肉是完全不一样的。两人经常在酒店健身房遇见,吴彦祖没有特别训练,只是做一些拉伸动作。片中有场吃面的戏,王千源问刘浩良:“真要吃吗?可能毁了我两个星期的(健身)努力”。导演说,吃吧。

  还有件趣事。片尾的枪决戏,需要吴彦祖以光头形象出镜,刘浩良内心当然想他剃头最好不过,但又不好意思说,只好和美术指导在吴彦祖面前演了一出戏,“头套像不像,不像的话,特效怎么弄?”刘浩良故意表现出很苦恼的样子,被旁边的吴彦祖听到了,“我可以剃啊”。

  细 节

  拍枪决戏崩溃时才找对感觉

  编剧出身的刘浩良很擅长用台词或者细节来刻画人物。吃面那场戏,张隼给同伙点了6碗面,有粗有细,同样吃冰棍的时候,他又为同伴点了两个奶油味,两个荔枝味。这是刘浩良故意设置的细节,乍一看,观众会感觉张隼能记住弟兄们的口味,是个很细心的人。但反过来讲其实很可怕,“你们想吃什么是要经过我同意的,我给你们吃什么你们就吃什么。”

  片尾的枪决戏,对吴彦祖挑战很大,他从警车里下来,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恐惧状态,与之前的嚣张跋扈判若两人。拍正面镜头前几条时,吴彦祖感觉一直不对,后面情绪开始崩溃,感觉到了恐惧,这才是刘浩良想要的状态。片中,张隼不是一抓到就枪毙的,中间经历了200多天,刘浩良说,你能想象这200多天,一个准备要枪毙的人,会想过多少事情,这时候还能有什么反应。

  导演之前一直有铺垫,张隼一直在讲一句话“输也要有样”。在导演看来,一个常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的人,其实他最做不到,结果他输得很没样。

  编辑:陈晨

  统筹:汪东伟

  编审:干江沄

Baidu